<label id="11161"></label>
        1. <var id="11161"></var>
          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散文 > 優美散文 > 文章正文

          荷在心間

          時間: 2018-09-17 | 作者:櫻雪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16次

            一提起荷花,我們便會不由自主地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又像籠著輕紗的夢。”先生詩意而傳神的筆法勾勒出月下荷塘的美。要說在炎炎夏日里賞花,恐怕非荷花莫屬。“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這是南宋詩人楊萬里筆下的江南水鄉荷花美。

            荷花屬多年生水生草木花卉。自古以來,江南水鄉的荷花在文人墨客的筆下栩栩如生,但干旱的北方也有荷花,而且論其出身并不比南方的差。在現今的長安城里,有座蓮湖公園,公園占地不是很大,內有南湖和北湖,北湖種植荷花,南湖為游客水上游玩。蓮湖公園歷史悠久,可追溯至唐代。此地為唐太極宮承天門遺址,明洪武皇帝朱元璋次子朱樉在此地利用低洼地勢,引水成池,廣種蓮花,因此得名“荷花池”。民國初年,荷花池更名為蓮湖公園。公園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內部建設多采用盛唐時期的風格,真可謂是古樸典雅。

            七月里,炎炎夏日,古柳垂堤,清風淡淡,百鳥鳴啼,蓮湖公園里熱鬧非凡。北湖的荷花迎來了最美的季節,此時此刻,一切恰到好處。對游客來說,此刻是賞荷的最佳時節;對荷花來說,此刻是最燦爛的年華。朵朵白云將烈日遮擋,陣陣微風時時襲來,湖面的水氣順著風兒傳播開來,湖岸邊的垂柳揮舞著翠綠的枝條,就連柳枝上的嬋兒也發生一陣陣的鳴叫聲,好像這一切都在為荷花的盛開做鋪墊。

            北湖那一池的荷花又怎么會辜負這展示自我的時光以及大家的期盼呢?一片片密集在一起的盾圓形的綠葉,如同一把把連接起來的小雨傘,將整個湖面籠罩起來,筆直的荷梗橫插在碧綠的水藻里,嬌羞的花兒張開了笑臉爭先恐后地從茂密的葉子中探出頭來。那些花兒姿態各異,有的熱情地隨著風兒向游客招手,有的害羞地躲進了茂密的葉子里,還有那些既不愿意過分張揚而又急切展示自我的只能在葉叢中悄悄窺探。

            荷花有全開的,半開的,還有沒開的,不論是那種,它們都在最美的年華里,將最美的姿態展現開來。那些全開的花兒最熱情,它們好像并不懼怕眼前的游人似的,紛紛揚起了笑臉,更有甚者,隨著輕風,肆意飄揚,猶如曼妙的美少女舞動優美的身姿。那些半開的花兒也不甘落后,它們洋溢著更多的歡喜,不斷向前來賞花的游客打招呼。即使是那些絲毫沒開的花骨朵也是興奮不已,它們努力吮吸大自然的天地日月精華,以備來日的熱情綻放。那些最早盛開的花兒已經凋謝,結出小小的翠綠蓮蓬,它們也隨著微風不斷搖擺著,好像在感謝大家的細微品賞似的。熱情的花兒引來蜂蝶翩翩起舞,蝴蝶吻了吻花瓣,蜜蜂親了親花蕊,好像也在炫耀荷花的婉美俏麗。

            荷花都迎著陽光向四面八方伸張,那各種顏色的花瓣更加顯得生動有趣。仔細瞧瞧,那些垂立在枝頭的荷花的每一片花瓣,上下的顏色都不相同。花瓣底部的顏色就與花瓣頂端的顏色不一樣,不完全是粉紅色的,而是很淡很淡的那一種青綠色。從粉紅色到青綠色之間顏色在逐漸變化,首先由粉紅色變成了淡紅色,再變成了純白色,然后變成了淡綠色,最后到青綠色。

            身處美景,有的人拿著相機、手機將荷花的美艷拍下來,有的人支起畫板將荷花的身姿畫下來,而我用心里最優雅的詞匯將荷花最美的年華深深地印在腦海里。北湖的荷花絢麗多姿,引來南湖里的魚兒不斷跳躍著,好像要飛向北湖賞花似的。天空中正在飛翔的鳥兒也被荷花的優美吸引,不斷有鳥兒輕輕落在荷花池岸邊的垂柳上,它們也在欣賞炎炎夏日里最美的荷花。

            此時,如果來一場稍稍大點的風,那就好了。在大風的吹拂下,眼前的荷花肯定會舞起最美的舞蹈,但是此刻只有微風,微風一直在吹,只是吹不起荷花最優美的身姿。荷花群舞的盛景,我只能在腦海里遐想一二了。我閉上了眼睛,耳邊響起了風聲,眼前迅速呈現出一大片的花海,風輕輕地刮著,荷花的枝干開始搖擺起來。風越吹越大,荷花擺動的幅度也漸漸變大,呼呼的風聲、荷葉相互摩擦的沙沙聲以及游客的歡呼聲不時傳來。眼前的花浪不斷在翻滾著,池塘里的水藻也被花浪帶動得翻騰起來,不斷在擊打池壁的巖石。

            突然,一頁輕舟駛入荷花塘,而且舟上站有一位身著古裝的女子,她身上的彩衣隨著風兒徐徐飄動。這不是婉約派詩人李清照嗎,難道我一下子穿越到了宋代?待我仔細瞧瞧,然而在我還沒看清女子的長相之際,一股清涼傳來,原來是下雨了。盛夏的雨就是這般的調皮,說來就來。雨漸漸大了,身邊賞花的游客紛紛撐起了雨傘,我沒帶傘,便站在荷塘邊的柳樹下避雨,怎么茂密的樹下也有雨滴呢?

            “小伙子,下雨了。”一聲呼喊聲將我的思緒拉回眼前,只見天空中布滿了稠密的雨絲,寬大的荷葉上迅速布滿了雨滴,身旁茂盛的垂柳為我們提供了避雨的場所。雨中的荷花,在雨露的點綴下,顯得更加的艷麗多彩。一縷縷荷花的清香撲鼻而來,這是荷花的香味。深吸幾口荷花的清香,深入肺腑,渾身上下頓時一陣清爽。荷花的香味很淡、很清,這種獨特的香是富有靈動性的,它會隨著風兒到處飛,飛到你我的心里。細細賞閱一番荷花,身上肯定會有荷花的幽香。

            江南水鄉的荷花是什么樣子的,我沒有見過,但是也不羨慕。生長在北方的曠野里,我更喜歡看到四季更替的自然軌跡,而我也能品賞到高雅的荷花,因而江南水鄉對我而言,并沒有多大的吸引力。北方缺水,也許眼前的荷花和江南水鄉那里的相比,或許少了點水靈,但是,北方的荷花乃是具有當地特色的。蓮湖公園擁有百年悠悠歷史,荷花池更是曾經的皇室花園,這一份厚重的人文歷史是北方荷花所具有的魅力所在,雖然不夠水靈,但是卻充滿了古典美。

            賞荷花最容易想到的便是婉約派詞人李清照,“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不知百年之后,還有沒有像她那樣的絕世佳人,在一處荷塘里,劃一艘小船,在藕花深處使勁搖漿,驚起一灘鷗鷺。或許,李清照之類的佳人不會再有了,這世間也只有一個李清照,她在藕花深處搖船槳的倩影也永遠定格在詞句中的那一刻。世間再無李易安,但是荷花依然存在,藕花深處搖漿的興頭也在。多少年了,那顆詩意的心依然存留在每一位愛惜荷花人的心里。在多少個夢里,他們仿佛穿越到了易安居士曾經誤入的荷塘里,在那里,不斷搖漿,不斷驚起一灘灘的鷗鷺。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試想想,從淤泥里生長出來,卻能保證干凈,而且不妖,這需要多么大的自我凈化與自我克制的能力,這是荷花所具有的高尚品德,它的高潔注定了其低調而高雅的品質。愛荷花的人心底都是善良的,品德也是高尚的,做人就要具有荷花般的品德。周敦頤、李清照、朱自清、葉圣陶都是愛荷花的,荷花在他們的筆下紛紛呈現出不同的姿態,而我也是愛荷花的,我筆下的荷花和他們的可能不太一樣,我的筆法也較膚淺。雖然文人筆下荷花的形態有別,但是荷花的品德永遠不會變化,愛荷花的心也永遠不會變。

            荷花是離佛祖最近的花,也是最能表達佛義的花,它蘊含著慈悲、平等、無為、大慈等佛性元素,佛祖、觀世音菩薩都是用荷花作為佛座。或許源于此,荷花也具有鎮定心神的作用。心情煩悶的時候,來到荷花池旁,深吸一口荷花的清香,心里頓時一陣清爽。

            眼前這一處荷花為炎炎夏日增添了一抹潤心的清涼,也給長安古城增添了無限的古韻風情。愛荷花,就要將荷花種在心里,用心時刻滋養。心里種有荷花,心中便時刻布滿清香。讓花香彌漫在內心的各個角落里,在那一抹清香的滋潤下,即使再煩惱的內心也會安靜下來。心靜了,一切都是云淡風輕;心輕了,遇到波瀾便會心若止水。

            荷花以“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潔洗滌世人的心,我就是世俗中的一員,自知今生無法擺脫俗世,但卻可以在心里種一株荷花,時刻滋養內心,讓心靈開滿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文章標題: 荷在心間
          文章地址: http://www.www.y5919.com/article-29-164613-0.html
          文章標簽:荷在心間  散文
          Top
          韩国电影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