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11161"></label>
        1. <var id="11161"></var>
          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房子戰爭

          時間: 2019-08-07 | 作者:65949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183次

            強子婚禮那天,妻子在臺上挺激動的,她哭著說,謝謝強子給了她一個家。“這個家”地段兒不錯,在北京二環里幾乎最中心的位置,走個十幾分鐘就能到故宮的城墻根兒底下。但房子的面積不大,是個戶型很老的一居室。除了一間臥室外,沒有客廳,只有個五六平米的儲物間。強子家的條件不算太好,父親因為尿毒癥做了腎移植,十幾年前就提前退休了,強子的母親一直做著售貨員這類工作。家里只有這么一套房子,強子從小就在儲物間改成的房間里長大,他倒一直沒嫌房子小過,還總把朋友叫到自己的小房間里來打游戲。但結了婚,這房子就太小了,強子琢磨這怎么才能擠下四口人,實在不行就在臥室里打個隔斷。但母親跟他說:“這房子就是你兩口子住,不用管我和你爸去哪。”父母最后搬去了強子爺爺奶奶那里,兩位老人的房子在海淀區,是個地段兒也不錯的兩居室。“算是方便照顧老人吧。”話雖這么說,但強子知道,母親動過心思,希望以后能爭取到爺爺的這處房產,來解決自家住房上的困難。強子的爺爺一共有三個孩子,除了強子父親這個小兒子,上面還有兩個女兒。強子兩個姑姑的孩子也都已經成家立業,大姑的兒子在國外,二姑的兒子結了婚單過,正在還房貸。強子父母搬到爺爺那以后,兩個姑姑不太高興。強子明白,幾家人都對爺爺這房子未來的歸屬有想法。“現在提前住進去了,人家可能就想,你是不是想占點兒主動?”裂痕已經悄悄出現了,兩個姑姑到了爺爺家,沒什么好氣兒,對強子父母在屋子里的布置各種挑刺兒。“連東西放在哪,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母親早就囑咐過強子,房子的事,他別摻合,那是大人之間的事。強子自己也是這么想的,他想躲這事遠點兒,“我知道這事是個隱患,但我沒能力,也沒辦法解決。”打心里,強子沒想過在以后得到爺爺這套房子,他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幾家人平分。北京電視臺有個家庭調解節目,強子看過幾次,里面大多是一家人為了爭房產打得不可開交的例子。后來強子就不喜歡看了,覺得負能量太多,甚至懷疑是編排好的,“為了個房子,能有多大怨氣,一家人變成這樣?”那時候他沒想到,有些屏幕上的事,也要落在自己身上了。

            清場轉眼三年過去了,期間家里發生了好多事。奶奶和爺爺相繼去世,強子有了自己的孩子,而強子的父親得了重病,腦出血,住進了ICU。也是在這時候,北京的房價“蹭蹭”往上漲著,爺爺的那套房子,每平米已經到了四五萬的價格。兩個老人都不在了,這套房子該怎么處理,成了幾家子女沒法再回避的問題。強子辭了工作,每天在醫院里照顧父親,他還是不想摻合進房子的事兒里。主要是母親和兩個姑姑在商量這件事,有時候回來跟他說下最新的情況。出乎意料的是,幾家人對于爺爺房子的處置很快達成了共識,賣了、平分。進展如此之快,是因為強子的奶奶以前有過另一段婚姻,在外地還有其他的子女。幾家人怕那邊的子女也在惦記這房子,所以想趕緊了結了這事,并且對平分的方案做了公證。“畢竟多一個人進來,就要多分一份錢出去。”強子以為“平分”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卻沒想到這只是矛盾爆發的開始。一天,母親到醫院陪護時來晚了,她跟強子說,剛跟兩個姑媽吵了一架。強子的父親剛從ICU出來,已經偏癱了,還不知道要住多久院。從強子家的角度,希望能在爺爺的房子里多住些日子,等父親的病情穩定了,再找新的房子。但兩個姑姑的態度堅決,要他們趕緊搬出來,好把房子出手。強子的母親說,如果要現在搬家,要先拿到一部分房款。在這件事上,幾家人沒能談攏。第二天,二姑給強子打了十幾個電話,他都沒接。強子猜到應該是要找他說房子的事,他想發條短信過去,表明自己不想摻合這事的立場。正編著短信,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一接,還是二姑。“我們都在醫院這呢,你也過來吧,咱們商量商量。”強子生氣了,父親還癱著,話都說不清楚,他不明白姑姑們為什么要鬧到醫院去。強子往醫院趕,路上他預想著姑姑們可能會提出的各種要求,他又該怎么回應。他知道,自己再沒法躲開房子這件事了。到了醫院,幾家人已經吵過一架了,姑姑讓強子父親表態搬不搬,父親嘴里含混不清的讓她們出去。爭吵聲引來了護士,把姑姑們都轟出了病房。看強子到了,隔壁床的家屬大叔把他拉到了屋外,囑咐著:“這種事在我們老家也有,別讓你媽吃虧。”回到屋里,強子跟父母說:“你們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辦好。”在醫院樓下,強子見到了幾個姑姑。她們態度還是很堅決,趕緊從爺爺的房子里搬出來。強子則繼續堅持著母親的要求,要是搬家,就要先拿到一部分房款。爭執再次開始了,吵得越來越兇,姑媽對強子說:“你父母現在這樣,都是你造成的!”這意思很明顯,是在說強子沒車沒房,拖累了家里。強子沒想到這話會從姑媽嘴里說出來,他回了一句:“嗯,對,就你們家兒子最爭氣!”站在旁邊的二姑的兒子插了進來,他說都別吵了,轉過頭來對強子說:“今天下午你們必須搬出去,不然我們就清場,把東西都扔出去。”“行,你們敢清場,我們就報警!”強子強硬的回道。表哥嘴里說出來的“清場”這個詞,強子后來一直記著,“清的不只是屋子里的東西,還有這個家里最后的一點感情。”一個下午的爭吵,強子和兩個姑媽都把最強硬的話說了出來,誰都沒給對方留情面。“那天,我真是看見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他們最后鬧到了房產中介公司,要根據正式的賣房流程,約定好搬家和打款的日期。強子和兩個姑媽分別坐在桌子的兩邊,中間是個房產經理,他們簽下了一份協議:強子爺爺的房子將被出售,幾月幾日之前,強子的父母必須搬離那里,之后平分下來的房款會分三次打給強子家。強子和兩個姑媽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簽完字,大姑問強子:“你還記得小時候我有多疼你么?”強子沒吭聲,他心里其實也有個問題想問回去,“那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樣兒了?”強子能理解,姑姑們為什么催他們趕緊搬走,應該是怕他們一直“賴在“爺爺的房子里。而他們家想先拿到房款,除了因為強子父親的身體,也是怕被姑姑們拖著不給錢。道理他都明白,但他必須站在自己家的利益上。強子后來想了很久,一大家子的信任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被消磨的,也許是從醫院的那次爭吵開始的,也許更早,從父母住進爺爺家的時候,心里的疙瘩就已經有了。“都是些小事兒,但日積月累。”爺爺簽好了協議,強子按照約定的日期準備搬家的事情。他雇了輛面包車到爺爺的房子那,把父母在那的衣服家具都拉了出來。同樓有個老太太看見了,問這是在干嘛,強子說:“賣了,不住了。”老太太也認識強子的爺爺,說他人特好,還感慨,樓里好幾家都是老人去世以后,子女們就把房子賣了。對爺爺這套房子,強子有很多回憶。小時候,每個暑假他都會被送到這兒來。附近就是玉淵潭公園,上午爺爺總會帶他去那游泳。中午回來吃飯,爺爺給他冰鎮兩根黃瓜解暑。到了下午,爺孫倆坐在涼席上下棋。開始爺爺要讓著他,后來就下不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里,每周末,幾個兒女都會帶著家人去爺爺家聚聚,表哥總帶著強子去玩游戲、打籃球,后來不知道怎的,這活動就漸漸沒了。強子和哥們聊起家里因為房子引起的這些事,哥們說,強子爺爺應該在在世的時候,就決定好這房子怎么處置,這才能免了子女間的紛爭。“道理是這個道理,但爺爺可能做不出來這種事來。”強子覺得,爺爺是個性格溫良的老頭,即使到了最后的時候,人已經糊涂了,還是笑瞇瞇的看著別人。“他太善良了,肯定不想自己的決定傷害到任何人。”從爺爺家搬出來的大包小包塞了整整一車,都被臨時寄存到一家小旅館里。辦妥以后,強子給表哥發了條短信。自從醫院那天之后,所有關于房子的溝通,都開始在他們兩個小輩兒之間進行。強子告訴表哥,已經搬完家了,并且含蓄的提醒他,別忘了按約定打來第一筆錢。

            下葬到了那年秋天,爺爺的房子已經找好了買主,是對小兩口兒,賣房的事按部就班的進行著,強子家還差兩筆房款沒有收到。關于房子的爭執漸漸平息下來,一家人商量著該操辦爺爺的后事了。從入殮到買墓地,還是像平分房款一樣,幾家人決定平攤爺爺后事的費用。下葬那天,強子叫了個哥們開車帶他去了南郊的殯儀館,他不想坐姑姑家的車。“別扭,好像我還得靠著她們似的。“在殯儀館,強子指著表哥的車,對哥們兒說“一會兒你幫我把他的車牌號記下來。”“你要干嘛啊?”哥們兒有點懵了,強子一直是那種猶猶豫豫性格,還總被朋友們取笑“太慫“。“我怕他們不給打剩下的錢。”“然后呢?”哥們兒還是不知道強子要干嘛。“要是這樣,我就跟著他的車。或者……”強子也說不下去了,但他一直記得自己答應過父母,“要把房子這件事兒辦好了。“取骨灰盒的時候,姑媽突然跟強子說:“別怪我們,我們也有難處。”強子聽了,沒說什么。在墓園里,對著爺爺剛立起來的墓碑,姑姑們說“您放心吧,家里都挺好的”,強子還是一句話都沒說。哥們兒幫強子記得車牌號最終沒有派上用場,剩下的最后兩筆房款,兩個姑媽約強子在銀行見面,轉賬給了他。辦手續的時候,姑媽突然問起了強子父親的情況,自從上次的爭吵之后,她們再沒去醫院看過。強子家分到了100萬出頭兒的房款,但這筆錢還是沒能解決他家關于房子的苦惱。因為父親的身體又幾次出現反復,強子母親索性在醫院附近租了間平房,方便隨時照顧。強子本來想過把家里的一居室賣了,在遠點兒的地方買套大房子,帶著父母住在一起。但他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這套一居室是名副其實的“學區房“,強子還要為孩子以后上學的事兒考慮。最后,強子搖號中了一套在東五環外順義的保障性住房,價格相對便宜些。強子咬咬牙,又貸款20多萬,連帶著分來的100多萬賣房錢,付了這套房子的全款。強子家小區的一個地下室,因為“學區房“的緣故掛出了1000萬的天價。還有外地的同事說,想嫁個北京人,能有現成的房子和車,強子聽了,苦笑著不知道該怎么回答。賣完房子的這年春節,爺爺家的幾個子女第一次沒有在一起聚會。強子和姑媽們只是禮節性的通了電話。妻子問強子,一大家子人以后該怎么相處,強子想想說:“可能只有死別,沒有生離了。”

          文章標題: 房子戰爭
          文章地址: http://www.www.y5919.com/article-95-201348-0.html
          文章標簽:房子  戰爭
          Top
          韩国电影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