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11161"></label>
        1. <var id="11161"></var>
          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剛分完家,媽媽就偷塞30萬給富妹妹

          時間: 2019-08-07 | 作者:貳瓶子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511次

            把你的美好,裝進我的瓶子。

            貳 瓶 子

            讓我陪你很久很久

            文/ 木木愛電影

            1

            凡家里有兩個孩子,特別是兩個女兒的,老大多少總要吃些虧。

            不知道是因為老二生來就比老大得父母歡心,還是出生的時機不同,老二出生時,大多數家庭生活條件得到改善,父母得以有閑情逸志逗弄老二。

            老莫家就是這種情況。

            老莫夫妻先后生了倆姑娘,莫大葵、莫小葵,相差七歲。大葵老實、憨厚、勤快,小葵精靈、嘴巧、有眼色、會來事,特別得父母意。

            相對于大葵的相貌平平、成績平平,從沒下過前三名的小葵校內校外,給父母爭了不少臉。

            父母對小葵寄予無限厚望,平時行事不免事事偏疼莫小葵,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都先僅著小葵。

            二十四歲時,大葵從一所三流大學畢業,托父母的關系進了工廠當會計,后又經人介紹和普通工人李紹安結婚,婚后第二年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如果不出意外,她的一生就將這樣平平常常的過下去。

            莫小葵不一樣。985畢業上研究生,研究生還沒畢業就被一家世界五百強企業延攬,進單位不足三年競聘成為全公司最年輕的中層管理,三年后領導牽線,和一個富二代結婚,從物質到精神,簡直別讓父母太滿意。

            2

            莫小葵女強人性格,一路順風順水,又被父母慣得向來說一不二的性格,婚后牢牢控制著老公和家庭財政命脈。

            公婆一是看上她的人樣,二是沖著她的雙商,知道自己兒子資質一般,指望從媳婦這兒增加些基因優勢。

            可能因為莫小葵太強太精明了,公婆對她有些防備,結婚后沒讓她進自家公司做事,而是給了幾十萬,讓小倆口自起爐灶。

            莫小葵多聰明呀,當然明白公婆是什么意思,她有心賭氣,發狠要做出個成績給公婆看樣子,和老公辛辛苦苦摸爬滾打兩年多,公司終于在同行業中站穩了腳跟。

            莫小葵自然是最大的功臣,自此開始,她在家里說話更硬氣,逢年過節,給公婆的各色禮物不說,光給她自己父母的紅包,起碼都是萬字起步。

            莫大葵相比妹妹,那就差的不是一星半點了。

            國家搞改制,她所在的單位裁員,她因為之前硬啃書本攻下個會計師,總算勉勉強強保住飯碗,除了工作還干了一份兼職,加下來每月有四五千元收入。

            丈夫李紹安從單位下崗,當了出租車司機,只要不怕苦,錢賺得還可以。

            主要是倆雙胞胎兒子的生活、教育、醫療方面花費大,加上李紹安是家里老大,農村老家還有父母和一弟一妹需要贍養和扶持,所以,他家的經濟,這么多年,就沒寬松過。

            給父母的錢當然就是極其有數的。

            不過,兩口子實誠,知道經濟上給不了父母更多,就拼命在其他方面彌補,比如說平時多過來照顧照顧,打掃衛生,洗衣做飯,買米扛面,老人生病在醫院護理等等,還是相當給力的。

            老莫倆口子既有錢花——他們有退休工資,本來也不缺錢——又有大女兒一家在生活上照顧得妥貼,平日走出去,誰人不羨慕!

            但是他們心里還是偏向小的。

            3

            不說一些普通日常,他們對小女兒的關心比對大女兒多,單說外孫子和外孫女,倆人私下也有話說。

            “唉——你看看,咱小葵要啥有啥,要是再生個男娃,還不讓她公婆更看重她。那就更完美了。

            唉——你看看,大葵兩口子啥啥都緊張,紹安他弟生了倆男娃,偏偏雙胞胎還托生在他們家,看把他倆累得。

            這老天呀,有時還真是不公平!”

            對父母的偏心,姊妹倆一向心知肚明,但平日都不怎么太在意。

            莫大葵想的是:妹妹的確優秀,對父母的確舍得花錢,平時幫我們也不少,我都喜歡她,別說父母了。

            莫小葵想的則是:父母偏不偏心的我根本不在乎,反正我行得正站得端,我掙的錢既給自家小日子花,給父母花,也給姐姐姐夫和外甥們花,只要姐姐心里不多想,我無需專門解釋。

            但是后來,事情發生了變化。

            莫小葵離婚了。

            前面說了,莫小葵嫁的是個富二代,不說大富大貴,家里也有相當財產,必須有個繼承人,而公婆傳統的認為,繼承人當然得是男孩。

            莫小葵頭胎生的女兒,這也沒啥,他們還年輕,過兩年再生個男孩就行,結果莫小葵說她打死都不生了。

            她生女兒時大出血,險些丟了性命,隔兩年懷了一個,五個多月檢查,一個重要指標有毛病,為保險起見,一家人決定把這個孩子流掉。

            話說的容易,手術的痛卻得莫小葵自己受,再親的人也替不了她。

            五個多月的胎兒已經成形,加上前期婆婆熱心給她補過了頭,胎兒大,必須引產。

            莫小葵這一回可把疼受扎實了,刻骨銘心,從手術床上下來,她就給丈夫說,再也不生了。打死都不生。她受不了意外,受不了疼,更受不了活生生的孩子從身上剝離的錐心之痛。

            4

            大家都以為莫小葵說的是氣話,想著過了這陣子,做做思想工作,或者讓男人悄悄做做手腳,讓她再懷一個,等孩子上了身,就不由她了。

            于是,莫小葵又懷孕了。

            知道是丈夫受了婆婆慫恿在避孕套上扎了洞,還換了自己平時吃的藥,莫小葵大發雷霆。她一意孤行,到醫院打掉了孩子。夫妻關系一落千丈。

            后來,丈夫的婚外/情剛有些苗頭,莫小葵就直接找上門去,當面鑼對面鼓提出離婚,以男方欺騙出/軌在前為由,要了2/3的家產,和曾經的枕邊人分道揚鑣,從此陌路。

            女兒當然跟著她。

            她生意忙顧不上,女兒平時就放在姨媽或外公外婆家,主要是莫大葵照顧。父母年紀大,管得了孩子吃飽穿暖,管不了孩子的學習和思想動態,莫大葵心疼妹妹,主動一力承擔。反正一只羊是放,三只羊也是趕。

            莫大葵的雙胞胎兒子懂事,能幫不少忙,把小妹妹當洋娃娃疼;李紹安人樸實,也喜歡多個女兒;加上莫小葵大方,給女兒添置東西順帶連倆外甥的衣食住行都包了,大家都說不出這樣有什么不好。

            只有老莫兩口子,成天長吁短嘆,覺得小女兒命苦,這么出色能干的娃被人閃到半路上,拖個半大不小的孩子,以后再想找個和前夫條件相當的肯定困難。

            他們于是更向著小葵,對大葵小葵之間天差地別的經濟條件有意視而不見。

            父母的偏心在老莫突發腦梗去世后一攬無余了。

            5

            老伴走后,莫媽媽提前分家產,意在盡最后的一點微薄之力幫幫小女兒,至少從精神上讓她知道老媽是她的堅強后盾。

            她把家里的全部財產分成三等份,她一份,姊妹倆每人一份,這本來沒什么。

            但是,她轉身就悄悄的把自己那份全部給了莫小葵。莫小葵不要,老太太硬塞,拉拉扯扯的,被受妻子所托來叫母親和妹妹吃飯的李紹安撞個正著。

            回家后,李紹安把這事講給大葵聽,語氣里不無酸澀。

            “還是有錢好啊!你看,咱倆這些年給父母出了多少力,當牛做馬的,還是抵不上妹妹給錢多。老媽要是有心,應該知道咱們比妹妹更需要幫助,倆上高中的外孫子在那兒戳著呢,妹妹的身家在那擺著呢,她還是把存折和卡要塞給妹妹。唉——”

            大葵心里也不是滋味。她很傷心。為父母的不認可,和幾十年的偏心。

            以前她不計較因為沒到緊要處,因為她和丈夫當時還年輕還能干能掙,現在不一樣了,單位不景氣,她早早辦了內退,一個月就基本工資,加上在外面做兼職,也不過原來一個月的工資。

            兩個兒子都上高中,成績都不錯,吃穿住行,還要提前為上大學做準備,李紹安的父母也八十多了,老的、小的,中間還有他們自己,這兩年,她覺得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她多希望父母能主動提出來幫幫她,即使不幫,最起碼一碗水端平吧,至少不會讓她這么難受。

            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幾十年的付出從來沒被父母認可過,經歷過這件事,她覺得繼續上門去是不是有點把自己放得太低了,太不值錢了。

            但她還是忍著心酸勸慰丈夫:“小妹心里有數。你不是說她沒要嗎?再說了,老媽的錢,愛給誰就給誰,咱有啥辦法?”

            6

            一連幾天,大葵沒去看母親,以前,她和李紹安可是幾乎隔三差五就去。

            李紹安病了,流行性感冒,來勢洶洶。

            大葵除了干兼職,其余時間全用來照顧丈夫,怕傳染倆兒子和外甥女,她干脆讓兒子們住在托管,外甥女則讓小葵接回去。

            又怕自己把病菌帶給母親,還怕她擔心,索性最近就不過母親那邊去了,等紹安過了嚴重期,她再回去看母親。心里還有點怨氣,電話也沒打。

            莫媽媽心里犯了嘀咕。她腦子里一直想著那天正往小女兒懷里塞存折和卡,大女婿推門進來的情景,心里也不得勁。

            她當時不好意思,想著過兩天大女兒來了,好好解釋解釋,小葵不要這錢,還勸了她很多話。她想著把錢均分成三份,三個孩子一人一份,雖然不多,十來萬還是有的,這也算變相幫老大了。

            小葵說她太偏心,用了一個晚上幫她回憶這么多年,姐姐一家為父母、為她、為這個家做的貢獻,出的力,最后落個這結果,未免讓人太心寒。

            “媽,誰都不是傻子,娃們都長大了,有樣學樣呢,難道你非要把姐姐一家心傷透了再明白?”

            莫媽媽心里還有點轉不過彎來,也有點拉不下面子,她對小女兒說:“說不定他們一直表現好就是等著分這份錢呢!”說完這話自己都覺得心虛。

            小葵覺得,人老了,思想也偏執了,非得現實才能教育她們。

            她給姐姐打了個電話。

            7

            下著鵝毛般的大雪,小葵掛完電話頂多一小時,莫大葵和李紹安就氣喘吁吁地站在父母家門前。

            一進門,大葵顧不上脫外套就問母親:“媽你咋了?小葵電話里說得不清不楚的?你是哪兒不舒服?”

            李紹安捂得嚴嚴實實的,戴著帽子、圍巾、大口罩,跟在后面,兩手提著滿滿當當的東西,也問“媽你咋了”?

            小葵等姐姐姐夫落座,開門見山問她們這幾天怎么沒來,知道李紹安病了后,她向姐姐解釋那天的事。

            “姐你也不要怨咱媽。你和我哥為咱家做的那些事,老媽心里有本賬呢。

            她這是看我離婚了,一個人帶個娃,可憐,怕我在經濟上受難為。她是覺得你和姐夫再咋,都是完完整整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我是個孤家寡人,她怕我找不到對象,到老一個人,想多給我留些錢財傍身呢!咱媽現在知道我身家多少了,她要把這份錢重新分配呢——”

            莫大葵在妹妹說到“找不到對象,到老一個人”時就推了妹妹一下:“胡說啥呢!就我妹這模樣這人才,只有你挑別人的份!”

            莫媽媽深以為然地笑了,同時知道了大女兒幾天沒露面的原因,一顆心也徹底放下了。

            她終于完全明白了小葵說的話,這個大女兒啊,老實是老實,但對父母、對這個家、對妹妹、對外甥女,那真是沒說的。

            還有女婿,也是個難得的好女婿。

            不能讓老實人傷心,也不能讓老實人吃虧。否則,誰以后還愿意心甘情愿當個老實人。

            在今天之前,莫小葵已經提前幫老媽把存折和卡上的錢倒到一塊,又等分成三份,每份辦了一張卡,分別以三個孩子的生日為密碼。

            莫媽媽說三個孩子每人一份。十八歲之前,你們代他們保管。

            這樣看來,大葵家兩個孩子,其實也算變相幫了他們,還不傷他們自尊。

            大葵感動得要哭,小葵攬住她的肩,小聲在她耳邊說,她自己的錢足夠了,女兒那份到時由她自己出,母親給女兒的這份等倆外甥考上大學,她當賀禮送給孩子。

            大葵不知道說什么,眼淚汪汪地看看母親,又看妹妹。

            雖然經濟緊張,但她其實從來沒有真正把錢看得有多重。她想要的一直都是父母的一句話,一個認可的眼神,一個肯定的態度。

            8

            親親熱熱吃完飯,莫大葵和丈夫回家,小葵陪著母親繼續嘮家常。

            小葵繼續給老媽洗腦,也不算洗腦,就是說她進入社會后的一些見聞。

            為一點點錢和房子,骨肉血親反目為仇的多了去了,甚至有父母子女鬧上法庭,甚至關進監獄;人心變得比翻書還快。

            拿她那個前夫來說,離婚不到四個月,就娶了新人。你怎么說?

            莫媽媽唏噓。

            小葵趁機補充:“像咱家這樣和和睦睦、互幫互助的,世間能有幾個?”莫媽媽頻頻點頭,也開始順著話題回憶大女兒大女婿一家的好處。

            回家路上的大葵也在和李紹安說今天的事。

            莫大葵對丈夫感慨:“還是老人眼光毒辣看得遠,爸爸說得真對。”這里的爸爸指的是她公公,李紹安的親爹。

            老倆口前兩天聽說兒子生病了,不放心進城來看,從兒子嘴里聽說了莫家的事,老人開導他們。

            “你們要會想事。凡事多念別人的好處,少想別人不好的地方。雖說你們平時出力多干活多,但那都是應該的。何況你妹妹從來也沒虧待過你們。父母呢,應該給的也一分沒少都給你們了。

            至于你媽的那一份,那是她和你爸攢的,她愿意自己不花,給你妹子,那是她的事,你們誰也干涉不著。

            比如咱們家,難道你們也要為我和你媽把掙的錢蓋的房全給了你弟、要在背后說東說西的?”

            這里就透出了老人的睿智和狡黠,他雖是對著兒子說,充滿笑意的眼睛卻瞟著兒媳。

            “人吶,多想些高興的事,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活長些,比啥都強。”老人最后總結。

            那天之后,莫大葵發現母親變了,變化還很大。

            看見自己不再是平板板面無表情,而是親熱地噓寒問暖,還說:“你年齡也不小了,要多注意身體,這些爬高攀低的活,就別做了,咱花錢請人做。”

            對李紹安也大不一樣,總是夸,夸李紹安勤快、踏實,飯做得好,還勤儉節約會過日子;倆孩子更不用提,人前人后與有榮焉的樣子。

            對母親的這種變化,莫大葵覺得,比那天從母親手里接過給孩子的兩張卡還高興。

            母親的態度對于她,是一份肯定,一份認可,幾十年來的頭一次。母親認可了她,認可了他們家對這個家幾十年如一日的默默奉獻。

            這種肯定和認可,比金錢重要多了。

            莫大葵更加篤信:

            生活中確實有這么一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但緊緊地牽著一家人的心。

            你做過的每一件事,每一份奉獻,無論大小,有人默默地替你記著,在某個恰當的時刻,你會為自己的付出,深感值得。

            本文完

            美瓶美物:

            你被京東坑了多少錢?

            繼馬應龍、老干媽后又一款國貨火出國門,日本人:凌晨5點排隊都買不到啊!

            往期好文:

            我撞見愛人給小野花戴頭飾

            為了300塊,我每晚都在酒樓登臺

            實錄:我和未婚夫,心里都藏著人

            新婚日,我抱著公雞和男人洞房

            實錄:我爸媽去世當場,婆婆說真晦氣

            老公想了20年的舊人,一來就抱他

            - END -

            大姐很棒啊,在這么長時間的偏愛中依然守住本心,不忘初衷,她老公也很明理,很靠譜。瓶子最近好羨慕那些二胎的朋友,兩個孩子多好呀,追玩打鬧,以后也有伴了……可惜瓶子是剖腹產,留下了心理陰影,再羨慕,也不想上手術臺拼命了……我家拳頭注定不會有兄弟姐妹了,哈哈,你們的寶寶,要不要來跟我們結拜?

            好啦,一樣,不管喜不喜歡,

            來了我家,就不許走了哦~

            關注置頂?“貳瓶子”,讓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裝進我的瓶子

            你很美,很適合點在看哦~

          文章標題: 剛分完家,媽媽就偷塞30萬給富妹妹
          文章地址: http://www.www.y5919.com/article-95-201355-0.html
          文章標簽:妹妹  媽媽  剛分完家
          Top
          韩国电影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