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11161"></label>
        1. <var id="11161"></var>
          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你不作,你怎么知道自己會不會被甩?

          時間: 2019-08-07 | 作者:酸菜魚少女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569次

            那天我在吃泡面,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接通就訴苦,一直訴到我面都爛了還沒訴完(我還加了雞蛋,心疼死我了)

            大意就是,和男朋友又吵架了。

            這段痛斥持續了大概一個半小時,但反反復復只講了一件事:她男朋友今天沒有按時給他們倆的合種樹澆水。

            支付寶的螞蟻森林里有個合種樹,情侶可以認養后一起澆水,大概是這么個東西。

            我聽完目瞪口呆。

            問她:這說明什么了?

            她說:這還不明顯么?他開始變心了。

            作嗎?作為一個女生視角來看,我都嫌作

            有這番操作我也沒有很驚訝,我之所以任由面爛了也不敢吃,也是因為一旦打電話的時候我嗦面嗦出聲,會被她誤會為:她沒有認真聽我傾訴。

            然后發酵成:她沒有把我當朋友。

            但我剛認識她的時候,她還沒這么作。充其量只能說有點兒小任性。

            女生大部分的“作”,其實都是后天被慫恿出來的。

            這個女生是我大學舍友,叫娉婷。當時我們大家剛上大學,傻乎乎的像一張白紙。

            晚上開臥談會的時候,大家都還停留在和男朋友接個吻就是極限了的狀態。

            娉婷也不例外,她高中有個男朋友,在一起了兩年,大學開始異地。

            而我們寢室有個類似大姐的人物,我們叫她菲姐,菲姐自詡戀愛經歷豐富,臥談會基本就是她偶像劇般的高中生涯回顧。

            在她的故事里,她短暫的青春期已經分別和黑道大佬,純情學霸,籃球小將,書店老板談過數段轟轟烈烈的戀愛。

            她只是看多了言情小說

            當時我們對菲姐的經歷簡直驚為天人,而菲姐在我們逢場作戲的恭維里居然飄飄然了,開始經常和我們分享她的戀愛總結。

            類似“男生都是大豬蹄子”這種。

            菲姐還總是愛表現出與年齡不符的社會人氣質,動輒“你給男人三分顏色,他就敢開染坊”、“男人就不能慣著”、“天底下沒有不偷腥的貓”。

            我們逢場作戲,但娉婷對菲姐這套理論卻深信不疑。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娉婷對自己很不自信,她的男朋友考上了985重點,高中時候就挺受女生歡迎的,而娉婷雖然長得可愛嬌俏,但我們學校三本嘛,她總覺得自己配不上男朋友。

            大學他去了北京,她留在杭州,1000多公里的距離,更加劇了她的不安全感。

            所以娉婷總愛賴在菲姐旁邊取經,想著如何才能隔著1000公里把男朋友好好拴在自己手里。

            菲姐拍著胸脯表示包在她身上。

            第一件事就是教娉婷:每晚都要讓他打電話,每次不得少于1小時。

            按照她的說法,一是可以增進感情;二是防止他和其他女生晚上出門。

            咋一聽好像很有道理。

            但,誰沒有個急事,突發狀況,她男朋友還是工科,老是被導師叫去干活。

            每天打電話本身就不現實,更何況每次還1小時。

            偶爾在自習室或者實驗室脫不開身,打不了電話,娉婷就急了。

            菲姐就說了,本身就不在身邊,24小時抽1小時都做不到,怎么信任他。

            “要給他點顏色瞧瞧,不然不重視你。”

            于是,一旦哪次電話沒按時打,娉婷就開始冷戰了,電話,拉黑,分手吧,一套組合拳打得男朋友叫苦不迭。

            每次都得求爺爺告奶奶,一天幾百條短信、順豐零食送幾箱求原諒。

            而且,一天一小時……你口水接著黃河,尼瑪聊上365天也聊干了啊!

            娉婷和他男朋友一開始還你儂我儂,但每天硬要聊一小時,到最后就變成了這樣:

            “你在干嘛?”

            “看劇。你呢。”

            “寫作業。”

            “寫什么啊?”

            “代數。你看什么”

            “xxx新劇”

            “……”

            “……”

            “你待會要干嘛?”

            但不能沉默,男朋友一旦不說話,說明他沒話和你說了,說明他對你的感情變淡了。

            你問理論誰教的,菲姐啊。

            后來娉婷和男朋友還是分手了。

            倒不是因為打電話的事,是因為男生實在沒法兒接受每次一爭吵就是拉黑,回避,冷戰,直到他下次道歉。

            完全沒想過他心情好不好,他是不是在忙,他是不是很累。

            我們不是沒勸過娉婷換位思考,試著去理解一下對方。

            但娉婷卻說:菲姐說得對,如果真的愛我,怎樣都會回來找我,如果不愛我,怎么換位都沒用。

            說白了,就是你愛愛不愛,老娘就是這么作?!

            這次分手以后,娉婷更篤信菲姐的話了。

            在我們的視角,是她把男朋友作沒了。

            但在菲姐和娉婷的視角里,是她們巧用計策讓渣男現形,及時止損。

            菲姐的戀愛教學把我們按在地上摩擦

            戲劇性的是,菲姐很快也和娉婷鬧翻了。

            原因是,娉婷太作了。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分手后天天和菲姐哭訴,菲姐打個盹就完蛋了。

            “你根本不關心我。”

            冷戰三連,拉黑不謝。來回幾次,菲姐也吃不消了。暗地里和我們吐槽說娉婷怎么越來越“作”了。

            你還有臉問?

            后來娉婷又交了新男朋友,談了一段時間又無疾而終。

            她開始迷戀上了一些情感專家的雞湯,還買了很多情感課。

            我看過一些,比菲姐有過之而無不及。

            總結起來就是女孩千般好萬般好,什么都不用做,男生不愛你都是他的錯,你這么好值得更好的。

            至于他們的課程的核心,居然是:千萬別對男朋友太好,你對他太好,他只會不珍惜???

            知道他為什么不愛你?因為你對他太好了

            這神奇的腦回路令我震驚。

            但娉婷卻深信不疑,從此在作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以前是吵架拉黑,現在進階了,吵架就去酒吧買醉,然后給男朋友打電話,問她在哪里又不說。

            累得男朋友沿著學校外的酒吧一間一間的找。

            而她就坐在二樓的小吧臺,拿著特調雞尾雞微笑,這樣才叫愛我嘛……

            她所謂的情感導師

            以前只是要求打電話,現在是隨時隨地視頻都要接,不接說明你有鬼。

            這換誰誰吃得消?

            出去吃宵夜,一定要人家給你剝蝦殼,蝦黃沒摳干凈轉手就扔地上了。

            美名其曰:調教男朋友。

            調教的結果就是沒有一次戀情能維持三個月。

            你問我為什么?我敢告訴你是你太作么?

            不能容忍別人說她作

            不就是作的最好體現嗎

            之前有次我們玩游戲,有人說猜猜大家和男朋友的聊天記錄里,哪個詞匯出現頻率最高。

            我因為單身負責統計。

            娉婷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匯是“分手”,第二是“你不愛我了”。

            用得最多的表情是“呵呵”的那個微笑。

            圖片來源于“知乎”

            這讓人怎么溝通呢?

            如果你的聊天記錄里,出現最多的也是這兩個詞匯,可能也要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最近略作了。

            這次娉婷又找我哭訴,我才驚覺,這么多年過去了,她好像一點都沒變,還更加變本加厲了。

            這期間不是沒人告訴過她她很作。

            但最終她依然選擇聽從菲姐和那些情感導師的意見,在作的路上越走越遠。

            原因很簡單,因為做一個“作”的人,本質上不就是拒絕改變自己,只要求對方改變嗎?

            那些情感課,不就是灌輸“你什么都不用做,該改變的是對方,你什么都沒錯,錯的都是對方”

            多輕松?這種課誰不喜歡?“作”這件事就是精神鴉片,它會讓你在短期里獲得一種掌控伴侶的快感。

            每一次“作”完,看著對方求饒,求復合,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證明對方足夠愛你。

            但實際上,沒有人樂意用“跪姿”去愛一個人,每次的“作”,不是讓對方更愛你,而是讓對方更屈辱。

            直到某一次,對方終于決定要站起來了,你卻以為,是他不愛你了。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圖片來源于網絡

          文章標題: 你不作,你怎么知道自己會不會被甩?
          文章地址: http://www.www.y5919.com/article-95-201380-0.html
          文章標簽:你怎么  會不會  知道自己
          Top
          韩国电影爱人